文章14
标签14
分类1

斯德哥尔摩综合症

  1973年8月23日,两名有前科的罪犯Jan Erik Olsson与Clark Olofsson,在意图抢劫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市内最大的一家银行的行动失败后,挟持了四位银行职员,在警方与歹徒僵持了130个小时之后,因歹徒放弃而结束。

  然而这起事件发生后几个月,这四名遭受挟持的银行职员,仍然对绑架他们的人显露出怜悯的情感,他们拒绝在法院指控这些绑匪,甚至还为他们筹措法律辩护的资金,他们都表明并不痛恨歹徒,并表达对歹徒非但没有伤害反而有所照顾的感激,并对警察采取敌对态度。更甚者,人质中一名女职员istian竟然还爱上劫匪Olofsson,并与他在服刑期间订婚。

  这两名抢匪劫持人质达六天之久,在这期间他们威胁受俘者的性命,但有时也表现出仁慈的一面。在出人意料的心理活动错综转变下,这四名人质抗拒政府营救他们的努力。

  这件事激发了社会科学家,他们想要了解在绑架者与遭挟持的人质之间的这份感情结合,到底是发生在这起斯德哥尔摩银行抢劫案的一宗特例,还是这种情感结合代表了一种普遍的心理反应。而后来的研究显示,这起研究学者称为“斯德哥尔摩症候群”的事件,令人惊讶地普遍存在着。

 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,又称人质情结,是指被绑架的人质对于绑架者产生某种情感,甚至反过来帮助绑架者的一种情结。从本质上说,也是绑架者在具体绑架过程中驯服了人质。

  心理研究表明,面对生活中的挫折,人的心理会有一个自动保护机制在起作用,即将不良刺激转化为良性刺激,藉此度过难关。常见的心理防御有合理化、压抑、选择性遗忘、幽默、升华等等。在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中,体现更多的则是合理化,而情感上会依赖他人且容易受感动的人,若遇到类似的状况,很容易产生斯德哥尔摩综合症,它的产生主要有以下四个条件:(1)人质生命受到严重威胁;(2)人质处于某种绝望之中;(3)人质所获取的信息只能是绑匪给他们的“一面理”信息;(4)人质会得到绑匪的恩惠。!

一生必须去一次的地方

  杭州美景天下闻名,秋天是去杭州旅游最好的季节。

  天气不冷不热,大街小巷处请输入代码处闻到扑鼻的桂花香,像是小仙女走过留下的香水味。

飞云冉冉蘅皋暮,彩笔新题断肠句。

汉张衡四愁诗中“何以报之青玉案”,调名取此。

青玉案·凌波不过横塘路

凌波不过横塘路,但目送、芳尘去。锦瑟华年谁与度?月桥花院,琐窗朱户,只有春知处。

飞云冉冉蘅皋暮,彩笔新题断肠句。试问闲情都几许?一川烟草,满城风絮,梅子黄时雨。

佳人难求,怀才不遇,表面上是相思之情,更是自己内心苦闷的写照。

八百里分麾下炙,五十弦翻塞外声。沙场秋点兵。

破阵子本是唐教坊曲,截取龟兹部大型舞曲《秦王破阵乐》片段而成,多写豪壮之情。

破阵子·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

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。八百里分麾下炙,五十弦翻塞外声。沙场秋点兵。

马作的卢飞快,弓如霹雳弦惊。了却君王天下事,赢得生前身后名。可怜白发生!

气势磅礴,壮怀激烈,却又感慨英雄无用武之地,悲夫!

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。

鹊桥是传说鸟神受牛郎织女的真挚情感而感动派来的喜鹊搭成的桥,为了让牛郎和织女相会,各地的喜鹊就会飞过来用身体紧贴着搭成一座桥,此桥就叫做鹊桥。鹊桥仙一开始就是专写牛郎织女七夕相会事。始于欧阳修词又名《金风玉露相逢曲》、《广寒秋》等。

鹊桥仙·纤云弄巧

纤云弄巧,飞星传恨,银汉迢迢暗度。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。

柔情似水,佳期如梦,忍顾鹊桥归路。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。

婉约蕴藉,通俗易懂,描写了爱情的美好,成为千古传颂的名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