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14
标签14
分类1

斯德哥尔摩综合症

  1973年8月23日,两名有前科的罪犯Jan Erik Olsson与Clark Olofsson,在意图抢劫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市内最大的一家银行的行动失败后,挟持了四位银行职员,在警方与歹徒僵持了130个小时之后,因歹徒放弃而结束。

  然而这起事件发生后几个月,这四名遭受挟持的银行职员,仍然对绑架他们的人显露出怜悯的情感,他们拒绝在法院指控这些绑匪,甚至还为他们筹措法律辩护的资金,他们都表明并不痛恨歹徒,并表达对歹徒非但没有伤害反而有所照顾的感激,并对警察采取敌对态度。更甚者,人质中一名女职员istian竟然还爱上劫匪Olofsson,并与他在服刑期间订婚。

  这两名抢匪劫持人质达六天之久,在这期间他们威胁受俘者的性命,但有时也表现出仁慈的一面。在出人意料的心理活动错综转变下,这四名人质抗拒政府营救他们的努力。

  这件事激发了社会科学家,他们想要了解在绑架者与遭挟持的人质之间的这份感情结合,到底是发生在这起斯德哥尔摩银行抢劫案的一宗特例,还是这种情感结合代表了一种普遍的心理反应。而后来的研究显示,这起研究学者称为“斯德哥尔摩症候群”的事件,令人惊讶地普遍存在着。

 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,又称人质情结,是指被绑架的人质对于绑架者产生某种情感,甚至反过来帮助绑架者的一种情结。从本质上说,也是绑架者在具体绑架过程中驯服了人质。

  心理研究表明,面对生活中的挫折,人的心理会有一个自动保护机制在起作用,即将不良刺激转化为良性刺激,藉此度过难关。常见的心理防御有合理化、压抑、选择性遗忘、幽默、升华等等。在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中,体现更多的则是合理化,而情感上会依赖他人且容易受感动的人,若遇到类似的状况,很容易产生斯德哥尔摩综合症,它的产生主要有以下四个条件:(1)人质生命受到严重威胁;(2)人质处于某种绝望之中;(3)人质所获取的信息只能是绑匪给他们的“一面理”信息;(4)人质会得到绑匪的恩惠。!